各科专题
医疗保健
健康常识
 
 
·首页 < 健康指南
“舌痛”原来是“心病”
添加日期:2011年2月23日       浏览次数:7143
  
---- 一例疑病性神经症心理咨询个案
  曾洁铃  肇庆市第三人民医院心理咨询师
 
    一、案例
    黄XX,女,30岁,已婚, 8个月前产下一女,6个月前出现舌痛、内感不适、多疑、情绪不稳定、失眠,无法照顾孩子,觉得生活没意思,因此由丈夫陪同来做心理咨询。
    患者自诉:自从我生下女儿之后,老是觉得身体不适,舌痛得厉害,到处都医不好。8个月前我顺产下一女儿,产后20多天丈夫才回来看望我和女儿一次。那天丈夫回来,我很高兴,但我却看不出丈夫有半点欣喜,连一句安慰我的话也没有。那天晚上我想了很多,是否丈夫嫌我生个女儿?他在外面有女人了?我越想越委屈,开始觉得浑身不舒服,当晚开始失眠,但丈夫竟然一点也不知道!天哪,我那么辛苦生了孩子,他居然连一句问候都没有。第三天一早,丈夫说生意忙,抽不开身,又去了福建。我不相信丈夫的话,也许他真的是重男轻女,见我生了个女儿他不高兴,所以找借口走了。他走了当天晚上,我满脑子都是他鄙视我的眼神,我觉得他肯定是到外面找其他女人生男孩了。我越想越怕,最后觉得喉咙干痒,舌头麻木,后逐渐有痛感,于是我第二天打电话告诉我丈夫,丈夫听了安慰了我几句,说我可能坐月子,吃东西上火,没事的。一个星期后,我舌痛加重,部位不定,夜间失眠加重,脾气也不好,见到孩子哭特别心烦,根本不想理会她。近6个月来,入睡困难,甚至整夜不眠,有时感到舌痛,全身不适。丈夫带我到当地医院检查,诊断为“舌炎”,经治疗病情未好转。后来辗转到过几家大医院的口腔科、五官科诊治,医生均说没有明显的症状,没问题。但我怀疑他们的医术不高,根本检不出我的疾病。认为自己患了不治之症,烦恼,痛苦。回家后丈夫也安慰我没事的,叫我别多想。我一听后,马上觉得舌更痛,想吐,浑身不舒服,我觉得真的快要病死了。我哭了很久,觉得活得太累了,并恳求丈夫把我掐死算了。我的病情日益加重,我想这病好不了,整天忧心忡忡,丈夫不得不回来陪我去看病。到过两家大医院诊治,诊断抑郁症并服抗抑郁药,结果还是一样,症状没明显改善,医生建议我找心理咨询师,于是我便来了,希望得到你的帮助。
    二、家人和咨询师观察了解到的情况
    1、其丈夫的反映:
    妻子28岁那年嫁给我,当时我一直在福建做石材生意,婚后我妻子要求我带她到福建一起生活,我没同意,因为我长期在外面跑生意,很多不方便。本来内向、敏感、多疑的她开始怀疑我在外面“包二奶”,否则怎么不带她在身边。后来生下女儿之后,她的性格变得更加敏感起来,经常问我:“你是独子,我生了女儿,不就等于断了你们家的香火,你不怀恨我吗?”我说我根本就不在乎是男孩还是女孩,生什么都是我们生命的延续,她不听。后来她说,她身体不舒服,舌头痛,失眠,老担心自己的病治不好,要求我回家陪她。我忙于生意,也不可能总满足她的要求,但是我还是尽量抽空回来,陪她到省内几家大医院都检查过,但没有检查出问题,医生也开过些消炎之类的药吃,但症状仍未消失。不过,我总感觉到我一回家,好似她的症状就会减轻些,她的睡眠也还可以。
    2、咨询师观察到和了解到的情况
    求助者由丈夫陪同下来就诊,求助者衣着较整洁,精神正常,言语不多,性格内向,但面容憔悴,敏感,声音小,表达清晰,有时伴有哭泣,总认为自己得了不治之症,医不好。感觉主动求医的愿望强烈,态度诚恳。
    三、心理分析
    根据以上情况我对患者进行了心理测验,结果:SDS:总粗分57,标准分71.25,有(中度)抑郁症状;SAS:总粗分46,标准总分57.5,参考诊断:有(轻度)焦虑状态;EPQ: 标准分E40;P35;N65;L60。
该求助者的心理问题表现为躯体上,舌头痛为主,其实是由于其害怕失去丈夫,怕得不到丈夫的爱,希望丈夫关心,体贴自己,但又不敢去表达,以身体不适为由,取得丈夫的关心,并发出求救信号,主观上有一种依赖感,求助者常以自己有病为挡箭牌,根据目前求助者的情况,改变其不正确的认识,替代其不良的情绪是关键。逐步改变求助者的疑病观念,消除其对丈夫的怀疑,缓解失眠,增强其自信心,出去找份工作让其在创造中满足。完善求助者的个性,建立求助者正常的认知观念,增强自信心,学会用理性去对待和处理困难。
    四、咨询过程
    第一、二次咨询:
    目的:收集资料,了解基本情况,建立咨询关系,进行心理诊断,确定咨询目标。
    方法:在咨询开始时,充分尊重求助者,用开放性问题收集其详细资料,通过倾向、共情,无条件地积极关注等方法来让来访者尽情倾诉,并与其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,完成心理测验。
    第三次咨询:
    目的:加深咨询关系,认识其不良的认知模式,调整其不合理的情绪。
    方法:帮助来访者从生物、社会、心理等方面探讨产生疑病的原因。
    第四次咨询:
    目的:建立积极认识,学会用理性去对待和处理困难。
    方法:会谈法、认知重建法、解释合理情绪方法、A-B-C理论。帮助求助者识别其造成躯体疾病的心理因素,让其调查、观察其丈夫是否有“二奶”,找出证据,且通过调查是否丈夫嫌其生女儿,帮其纠正不合理信念。
    家庭作业:写出10条不合理信念。
    第五次咨询:
    首先检查作业,与其讨论:现代社会生男生女都一样,使其抛弃重男轻女思想,体谅丈夫工作上的辛苦。
    第六次咨询:
    来访者情绪较稳定,舌头痛症状有所缓解,心情较好。
    第七次咨询:
    来访者开始反省自己,意识到是自己的依赖感、自卑感作怪,受社会不良风气感染。
与其分析社会现象,正确对待,将“多疑”的时间用来运动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和家务活,将注意力转移。
    第八次咨询:
    来访者心境状态基本稳定,自信心足,以上症状已消失,疑病观念消失,能正确客观地看待现实。
    第九次咨询:
    总结收获和咨询进展,探讨咨询结束后的一些问题。
    该求助者通过九次的心理咨询,疑病观念消失,身体不适症状已消失,作息恢复正常,能控制情绪,生活较充实了,人格逐渐成熟,自信心和社会适应功能增强。终于明白了原来困扰自己这么久的“舌痛”并不是真的,而是一场折磨人的“心病”!
 
版权所有:肇庆市第三人民医院   地址:广东省肇庆市端州二路1号 粤ICP备12008434号      粤卫网审(2011)148号 粤公网安备 44120202000071号